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特斯拉不配上315晚会吗?

来源:南方财经网    2021-03-16 14:22:09

  “特斯拉,315最大的漏网之鱼”

  去年,特斯拉登上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今年,网友们想让特斯拉登上315晚会。

  315前夕,一起交通事故把特斯拉推上了风口浪尖。据报道,3月11日,海口一名特斯拉车主在停车场停车时,车辆在连续踩刹车的情况下无法停下,导致撞上护栏。

  当时车速仅有二三十公里,但车主先后踩了三脚刹车却发现车辆无法停下来,最终车辆径直撞上了护栏。

  关于特斯拉刹车不灵的问题,此前已经曝出多次。特斯拉几乎每次都能在事后调出相关的数据,显示车辆一切正常。从过往包括特斯拉及其他品牌车辆刹车失灵的争议事件里,其实多数情况都是车主操作失误,错把油门当刹车,最终导致车祸。

  但在此次事件后,特斯拉工作人员首次复现了碰撞问题。海南车主在碰撞发生后电话联系了特斯拉官方,随后,售后工作人员也来到了现场,并驾驶另外一辆特斯拉,却同样没能刹住车。

  两台特斯拉在同一个地方发生刹不住车撞上护栏。

  对此,特斯拉售后工作人员表示,后台数据显示,事发时车辆系统正常运作没有问题,而售后人员驾车遇类似问题,是车辆ABS防抱死系统正常工作,没法让车在很短的距离之内完全刹住。

  图片:CFP

  这早已不是特斯拉第一次出现质量甚至是安全性争议,车主和网友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最后一起把特斯拉推上了热搜。事件发生后几天,特斯拉质量问题的讨论度高居不下,颇有一种要把特斯拉推上315晚会的气势。

  以至于315晚会开始后,没有找到特斯拉身影网友们,纷纷在央视频直播中感慨,特斯拉是今年315最大的漏网之鱼。

  不过,特斯拉的“漏网”也许并不意外。

  爱恨特斯拉

  在这次海南特斯拉碰撞事故前,特斯拉在过去的一整年时间里就争议不断,问题也五花八门。

  2020年3月起,陆续有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在微博、论坛等社交媒体上称,自己Model 3出现“减配”情况,随车的“电动车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中明确标注的整车控制器型号与实际不符,本应装备最新的全自动驾驶硬件HW3.0,实际上却是上一代的硬件HW2.5。这一争议最终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约谈特斯拉,整改后才告一段落。

  突然降价已经是多年老问题,甚至消费者已经逐渐习惯特斯拉时不时地调低售价的做法。据安信证券统计,从2019年5月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正式开放预定到2020年5月,一年之内特斯拉调价4次。在那之后的半年里,特斯拉再次在国庆期间宣布将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再降2万至至24.99万元。

  最能引起外界愤怒的还是安全性问题。关于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相关的争议已经发生数十起。对此,特斯拉官方大多回应称,车辆并无异常。

  最终在今年2月,特斯拉被市场监管总局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共五个部门集体约谈,约谈焦点也正是车辆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安全问题。

  3月10日一郑州特斯拉车主因刹车问题维权 图片:CFP

  特斯拉因质量问题被四处讨伐,但事实上,今天的特斯拉已经是公司历史上质量最好的时候。

  用高售价、高利润车型作为早期产品,再拿中端车型(Model 3、Model Y)真正走量,在规模效应的推动下,整合供应链,挤出更大的利润空间,通过保持毛利率的恒定,压着价格不断往下走,最终成为大众消费品。

  马斯克自己也说,特斯拉将造出售价3.5万美元的车,让所有消费者都有能力消费一台特斯拉。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市场,这个特斯拉的扩张逻辑至今未变。

  2014年马斯克带着第一代Model S来到中国,打响了特斯拉入华的第一枪。

  当时从马斯克手里接过钥匙的人包括了如今的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新浪CEO曹国伟、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原阿里大文娱董事长俞永福。盖世汽车资讯2014年的市场调查显示:IT从业者、演艺工作者以及金融从业者是特斯拉的主体用户,其中IT从业者比例最高,占26%。

  事实上,在那个只有Model S和Model X的年代,一辆特斯拉动辄就需要八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格,当时的特斯拉只是部分富人的“玩具”,他们并不缺一台好开的车,更大的意义在于尝鲜。

  后来李想劝人买特斯拉时表示:“像iPhone的早期用户一样,特斯拉的早期用户,在认知方面的收益也会非常大。”

  结果就是,不管是最早进入中国的Model S还是如今最畅销的Model 3。最早期的车主,花了最贵的价格,买到了质量最差的特斯拉,然而他们并不过多在意。

  漏水的后盖、宽大且不对称的缝隙等等都是常见问题,这些肉眼可见的质量问题甚至今天的特斯拉来得更严重。

  当时的特斯拉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引发来自全民的愤怒。他们的反应只是把这批车子称为“限量版特斯拉”、甚至戏称“看到质量这么差我就放心了,这绝对是特斯拉出品”“又不是不能用!”

  Model 3入华时汽车媒体总结品控问题 图片:微博@逗斗车

  如今中国制造Model 3全年销量为超过了13万辆,登顶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

  Model 3的产品力和品牌力在中国已经得到广泛认可,至少是在一线城市。据电动资源网统计数据,2020年前11个月,北上广深杭的Model 3销量占中国销量超过50%。

  随着销量不断上升,特斯拉终于开始把视线转向下沉市场。

  2020年6月,特斯拉中国副总裁陶琳在微博上公布了新一轮特斯拉中心城市入驻计划,把目光撒向了二、三线城市。

  当时特斯拉在大陆地区体验中心数量为57家,集中在21个一线或省会城市,据第一电动网数据,去年1-6月,这21个城市共计贡献了90.8%的总上险量。

  经过半年的扩张,特斯拉在中国大陆的体验中心有84家,服务中心22家,特斯拉中心48家,遍布48个城市。

  一位新造车品牌店长告诉全现在,尽管电动车销量已经连续增长数年,特斯拉在部分城市销量甚至能赶上主流豪车品牌同级车型,但大众消费者对电动车的认知还处在早期阶段。

  当特斯拉走出北京芳草地,走出五环外,把门店和车子从一线城市开始,送到二、三线城市。门店销售面对消费者,仍然需要反复回答最基本的问题:电动车和燃油车的区别是什么?电池会不会起火爆炸?电动车是不是开了5年就需要换一块成本十几万的电池?

  这些问题,也正是特斯拉成立之初,马斯克需要四处解释的问题。更不要说自动驾驶、智能车机、OTA升级,这些最能吸引特斯拉早期车主新功能、新技术,在大众消费者眼里,反而增加了使用门槛和适应成本。

  作为新造车企,出色、稳定的品控目前并不是特斯拉的强项。从消费者视角看,这些人花着买BBA(奔驰、宝马、奥迪)的钱买了一台特斯拉,产品质量方面的瑕疵就变得尤为刺眼。

  质量?不,速度更重要

  质量堪忧,与特斯拉的一路狂奔形影不离。

  在今年2月,马斯克在与行业分析师桑迪·门罗(SandyMunro)的一次访谈中,亲自承认了特斯拉的品控问题。

  马斯克在采访中说:“我们花了一些时间真正解决生产问题。在之前提高产量期间,我们发现油漆没有干,如果我们早点发现,就能早点解决。加快生产线过程中,需要额外一至两分钟让车辆油漆晾干,但实际上却没有足够时间晾干油漆。这就是一个例子,没错,我们的生产如地狱。”

  马斯克 图片:CFP

  产能极速拉升的过程里,质量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马斯克说:“有朋友问我,应该什么时候买特斯拉?我的回答是要么一开始就买,要么等生产稳定下来再买。因为在生产加速过程中,要让产量直线上升同时还要在所有细节上做到完美的确非常困难。”

  在马斯克这套理念下,特斯拉以动作迅速、缩短测试程序在业内闻名。甚至特斯拉前质量副总裁Philippe Chain在离职之后专门发文曝光了特斯拉在品控方面的做法。

  Philippe Chain透露,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一次测试中失败后,特斯拉为此开了一个会议,随后在短短5天时间里重新定制了零部件更换到测试车辆上。

  Philippe Chain在入职特斯拉之前曾在雷诺、奥迪任职,他认为,同样的问题在雷诺或奥迪需要6个月的时间,以进行最彻底的调查,包括不断追溯问题的根源、找出供应商潜在的问题等,一个测试错误甚至能上升到公司最高层。

  Philippe Chain曾向马斯克汇报:根据工程师计算,Model S在发布前需要进行6个月的耐久性测试,测试驾驶里程需要超过100万英里。这是德国车企的标准做法,车辆在正式发售前,最起码会经过两个冬天、1000万公里以上的测试。

  而马斯克的态度也明确且难以撼动:测试归测试,但Model S的发布日期不会因此推迟。就算是质量有问题,特斯拉可以通过OTA升级来进行调整。要是升级也解决不了问题的话,再召回就好。

  在速度和质量面前,显然马斯克更在意前者。相比传统车企的做法,特斯拉“先推出、再迭代”的做法,显然更“互联网化”。

  从结果来看,马斯克的判断是对的,在多数情况下,尤其是特斯拉的早期买家对质量问题保持了超乎寻常的容忍度。

  数据显示,2020年特斯拉共在全球交付499550辆车。不到50万的年销量,的确还算不上真正的大众消费品牌,但是,消费品化给特斯拉带来的考验却是实实在在。随着特斯拉变得更主流化,买家里已不再只是“铁粉”,而是普通消费者,特斯拉或许应该尽早面对这一转变。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18-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值班QQ:3007379060